我去北京的一天

上个月的时间,跟着表哥去北京打工,表哥提前去了北京,我隔天买票去的,镇上有车直接通北京,走得是高速路,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直通北京了,到木樨园汽车站时,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,有几年不去北京了,现在的车站查的很严,没有身份证连车站都不让出,直接就给你扣下了,而我一直都有随身携带身份证的习惯。下车后,我按照老爸说的先去颐和园,然后再给表哥打电话,表哥前一天打电话给老爸,让老爸告诉我该怎么走,临走时老爸还一再叮嘱我说,先坐车去颐和园。

自从2003年来过北京一次,十多年没有来北京了,下车的第一感觉就是,北京还是那么堵,空气质量依然还是那么差,来到久违的老城市,心里难免有些感概,感到既熟悉而又是那么的陌生。下车以后赶紧找公交车,准备去颐和园,拿出下载好的高德导航和百度地图分别查看了一番,走了大概一里地的路程,来到木樨园大桥下的公交车站,准备做公交车,桥下坐车的人很多,大家都东张西望的等着,有等着上班的,也有和我一样背着背包打工的,人流一批又一批的涌动,公交车一辆又一辆的疾驰而过,十几分钟的时间里,桥下的人挤的乌压压一片,一直处于人潮涌动的状态。

坐上652路公交车,到了北京火车站,准备做地铁去颐和园,从来没有坐过地铁,没有想到地铁还得到地下室买票,周围买票的人忍不住都在笑,走到地下室准备买票时,表哥打电话过来,问我到了没有,我说没有,准备做地铁呢,表哥疑惑的问我,坐地铁干嘛,直接坐678公交车就到了,我说老爸告诉我到颐和园,表哥笑着说,你听错了,是木樨园不是颐和园,我这才明白过来,是老爸弄错了,我应该早点问下表哥的。于是,赶紧找到652公交车原路返回,又到木樨园公交车站坐678公交车,等我赶到的时候,表哥已经在路口等我了。

到了工地上,我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第二天就开始上班了,当我看到工地上乱糟糟的样子时,我已经开始后悔了,上午勉强坚持了一会儿,下午就买了回家的车票,准备回家了。工地上大概有十多个工人,表哥在这里管事儿,当我看到这些人的时候,第一感觉就是:乱,本来就是包的工程,干得多就挣得多,可是大家都在混日子,表哥也没有具体的安排,几个年老的人一直在打混,三四个年轻点的一直在拼命的干,本来一天可以完成的,干了一天一夜愣是没有完成,让人看了就觉得闹心,没有心思做下去了,吃完饭我没有去工地,直接去车站买了车票。

临走时我一直想对表哥说,他应该把工作具体安排一下,明确的进行分工,而且不同的工作岗位,要给予不同的工资,比较累的工作,工资一定要高一些,但是表哥比我大很多,我又不好意思说,最终还是没有开口,临走时,表哥貌似有些不高兴,认为我娇生惯养不好好干活儿,其实并不是这样。我刚进工地时,就看到几个悠闲自在的人,貌似是技术人员,一副很得瑟的样子,其实就是简单的吊线,校正一下是否垂直,只要是正常人都可以做到,而他们貌似自己很伟大,认为除了自己,谁都胜任不了那么“有技术”的工作,看着他们让我觉得恶心。

还记得我之前在某个工地工作时,也是遇到这样的几个自以为是的人,本来我想着好好的工作算了,但是他们一直和我过不去,百般的刁难我,无奈之下我和他们争论起来,最后我向老板保证,把三个人的工作自己一个人来做,让他们三个滚蛋,一天的时间,我就把所有的东西弄懂了,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就是一个简单的图纸,看看就能明白了,他们三个做的工作,一个人都能轻松的完成,如果他们不刁难我,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。而我在表哥这里工作,怕表哥为难,一直没有和表哥说,如果在其他工地工作,早就和他们进行理论了,不会这么便宜他们。

我去表哥工地上班的上午,因为尿急去了一趟厕所,一个所谓的技术人员一直瞪着我看,貌似我在偷懒,看着他贼眉鼠眼的样子,我真想直接损他几句,但还是要估计到表哥的面子,不能让表哥为难,最后还是忍了算了。临走时,我看着工地上的人毫无头绪的工作,偷懒的偷懒,混日子的混日子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第二天临走的时候,我听到表哥和几个人一直在讨论说,我说不懂事儿。而我工作时把手指砸出血了,都没有和表哥说,因为我怕他为我担心,本来就完不成任务,我怕表哥心里着急,而表哥则一直认为我在拆台,工作一天就回家了。

在北京的这一天,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,虽然花了几百块路费,最后还把手指砸出血了,但我觉得很值,通过这一天的经历,让我意识到一个深刻的道理,上司对于工作的安排非常重要,谁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安排的工作是否公平,工资待遇如何分配,都是需要把控的。只要工作安排的合理就能事半功倍,当上司要有良好的思维头脑,懂的合理的工作分配,希望表哥能够早日明白过来。

本站文章均属原创,本篇文章来自于:段文杰SEO博客

如您需要转载文章,请注明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duanwenjie.com/8517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